晓夏

关于糖鸡的恋人30题

糖鸡ooc


关于做些甜蜜的事情


“亲故你看,这是我家果果买给我的情侣戒~”智旻眉睫微微跳动地看着手中的长方体,这白目的亲故怎么就没点自觉呢?“呀~好羡慕啊”一字一句像是在讽刺闵玧其的情商一样,闵玧其不太会说情话,也不会在自己生日那天给上多大的惊喜,即使有什么日子也只会祝福两句,他实在想不通自己为何会喜欢这男人。


到这里智旻想起了该呼叫自家 男人吃饭了,按下了工作室的密码,放下外套进入眼帘的是闵玧其的背影。认真到忘我的他完全没注意到智旻已经站在他背后,智旻一把抱着玧其“玧其哥~”这举动吓了玧其一颤“怎么了?”视线转向了糯米团脸上,语气虽然是温柔的,但眉头明显皱下了“你已经做了一下午了~旻旻很闷很饿了...”委屈的表情做得倒是挺到味的“等会,最后了。”语气中显然他很厌烦智旻的举动。


前五分钟闵玧其说是最后了,但现在已经过了将近一个钟了,闵玧其就是不愿离开半步。智旻等得厌了,拿起外套就是往门口走去,最后只说一句话“闵玧其!和你工作结婚去吧!”但是这迟钝的男人也没给多大反应,依旧背对着门口,依旧目不转眼地看着电脑屏幕。这样过去两个小时,闵玧其总算完成了自己的任务,他也终于发现智旻不在后面,隐约想起智旻出门最后说的那句话,闵玧其不经想着(该哄一哄这孩子了。)


打开房门,从身旁的白色鞋柜一直沿着看向前方的床“我回来了。”玧其边说边把地上凌乱的鞋子摆好“回来干什么?玧其哥不会是要和工作结婚来发喜帖的吧?”智旻脸颊充了气,鼓鼓的,胸前的玩偶被抱得死死的,怎么看明显就是生气了坐等对方认罪“好了,别生气了。”玧其背后熊抱着智旻的细腰,头靠着他的肩上开始认错“走开,和你工作睡去,别赖着我。”智旻双手交叉瘪嘴任性闹脾气。玧其嘴唇靠向耳坠,唇瓣略近敏感部位。


“旻旻要我怎么做呢?”


“你放开我…”


太犯规了,从他口中呼出的热气全像酒精一样吞噬自己的愤怒。玧其伸手把智旻的衣服捞到胸上,两指点缀着胸前的果子揉捏按压,惹得智旻从嘴里溢出几声呻吟。


“旻旻想要什么?这里吗?”不安分的手不知怎么地已经开始进行扩张了“嗯…不要…”扭着腰间说这番话,实在没什么说服力“还要多一根吗?”坏心眼的中指在穴外四处游荡。智旻觉得全身痒痒的,一直动来动去,设法逃脱。可闵玧其不会放手的,把刚刚看着有机会逃脱的智旻硬生生拉回自己怀里。


“嗯唔……手指…不要了…”


“那旻旻要什么?”


“要…哥的…那个进来…”


“哥的什么?”


“哥的…哥的大…大鸡鸡。”


“好,满足你。”


{打住!新手开车,开不了了……请各位自行脑补(> <)}


完事后,智旻累得身体都快垮了,而闵玧其还能精神饱满地洗澡。不知等了多久,玧其出来的时候,全身上下就仅有那洁白的毛巾包围着下半身。坐在床上的朴小鸡可是傻了眼失了魂呀,渺小的眼睛瞬间像钢珠般大。闵玧其受不了视线便望向它的来源,是自己的恋人朴智旻在看着自己“怎么?没看过吗?还是…我们智旻还想再来?”说着说着就挑起了眉毛和嘴角“不是!只是觉得…哥好讨厌,每次吵架就知道做爱…也不说哄一哄之类的…”朴智旻的声音越说越小,心里不禁感到委屈。


毕竟闵玧其也是挺变态的,工作没做完世界末日了他也不管,而智旻总是迁就他,直到现在忍不住了…不管怎么样都要讨个公道。


“你刚刚说什么了?”玧其从衣领钻出了头,和衣服一决高下后,他缓缓走向前,将已经生气气的朴小鸡搂入怀里。但其实智旻看着他男人脸色有些不好所以才一直没说话的。


“鸡米尼,我们在一起很久了吧?”


“嗯…”


“你不满我的,我都知道。”


“知道也不改改。”


“为了你呀~旻旻呀,喜欢钻戒吗?”


“嗯,泰亨给我秀了满脸钻石呢~嘿嘿。”


“那你秀这给他看。”


不知从哪儿掏出的盒子,四方形的。用猜的就能猜到是戒指,打开一看…真不得了了,四卡拉的钻戒啊。“闵玧其?”小鸡先是惊喜,后是愤怒“喜欢吗?”闵天才才不管那么多呢,媳妇是要自己宠。“你这家伙,为什么要这么大费周章呢?”夜晚的光芒撒在智旻脸上,眼眶那一滚一滚的泪珠,眉头皱皱的“怎么哭啦?不喜欢吗?”怀着他的手,心一疼就搂得更紧了“这东西很贵诶!为什么要浪费心血在这石头上…”一道道泪痕随着脸颊留下,小鸡开启小锤锤模式,锤着闵天才的胸膛,受害者则是将他拥入怀中。


“因为爱你啊~买个蒙娜丽莎给你都没问题。”


“我不要!以后别浪费心血买这些没用处的东西了!”


“好好好,旻旻不哭,乖~睡觉去。”


不知道为什么,喜欢你的心情永远停不下来。


评论

热度(15)